6月份

当前位置 :主页 > 面膜 >
6月份
* 来源 :http://www.bbysd001.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6-27 20:49

国家宏观调控发力长期机制改革。 3 月起,新一届政府经济调控导向逐步明晰,即:加快推进行政、金融、财政等各方面经济体制改革,不断健全、完善市场自我调节机制,增强社会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通过改革获得发展红利,加快结构调整进程,最终完成经济消费驱动转型目标。截至目前,国务院召开的几次常务会议议题涉及改革事项的有:

信贷景气上行走势初步变向,增长前景不容乐观。 上半年,河南信贷景气总体呈缓升回落的走势。景气得分在 4月份达到 2011年 2月以来的高点后, 5月、 6月连续回落。走向指数更由 1月高于现状指数 2.1个百分点的位置,回落到 6月低于现状指数 2.4个百分点的位置(图 5)。信贷景气上行走势初现技术回调的迹象。考虑到国家要求金融机构、财政部门盘活用好存量资金的政策导向,下半年河南信贷增速回落、景气下行的可能性较大。

上半年河南货物周转量平滑增速前高后低。 从指标内涵上看,货物周转量可直观反映交通运输业的产出状况,同时又可以从货物运输的角度反映制造业生产及商务活动规模和活力。同中长期贷款和工业用电量相比,其反映社会商品、服务生产流通的能力要更全面一些。因而在曲线图上它和 gdp增速具有较高的相似性,且具有一定的领先性(图 7)。今年 1 ~ 4 月份,河南货物周转量增速小幅回升的背后,是河南社会生产及商务活动的一次短期回暖,这支撑着二季度 gdp累计增速与一季度走势持平, 2012年以来 gdp增速波动下行的趋势因此稍有缓和。而 5、 6月份周转量增速的小幅回落,则预示三季度河南经济景气将延续下行的趋势。

通过这几次常务会议的部署和推动,在近 5个月的时间里,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已累积了一批切实或具有深远影响的成果:截至 6月底,政府各部门已推出三批总计 165项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营改增”改革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十二五”期间将在全国范围实施;《税收征收管理法》等 12部法律的修正审批以及部分行政法规废止、修改的工作稳步推进;信息产业、信息消费将获得国家政策支持; 7月 20日起,除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暂不作调整外,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全面放开,利率市场化改革稳步推进。

工业生产景气持续下行,未来继续回落可能性较大。 年初以来,河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当月和累计增速基本都处于低位运行当中,平滑增长率自 2012年 9月起就不断小幅回落, 6月份已接近 10%的较低水平。系统推算的环比增长率上半年有 3个月为负( 1月 -0.94%、 4月 -0.6%、 5月 -0.06%),而 2012年全年环比为负的月份却只有 2个, 2011则全年呈正值。 6月份河南工业生产指数的景气得分仅为 41.5%,已接近 40%的绿灯区下限(图 2),上半年河南工业景气状况总体比较低迷。 6月份,工业生产走向指数低于现状指数 24.8个百分点,差距较前几个月明显扩大,昭示未来河南工业生产景气有可能继续下行。

全国经济增速趋缓背景下,河南经济结构性缺陷更为突出。 近年来,虽然我省一直在致力于推动工业结构升级,但原材料、投资品相关产业占比偏大,中期甚至在长期内仍是我省工业的最主要特点,河南工业对全国经济增速的依赖性和易波动性将长期存在。全国 gdp增速持续回落的大环境下,我省经济景气已下行至接近绿灯区底部的区域,明显偏冷。经济微观运行层面中的风险因素不断出现,且出现累积发展的苗头。截至 6月份, 40个工业行业大类中, 23个行业增速较上年同期放慢;六大高成长行业中的建材、食品和轻工业对全省工业增长的贡献率同比回落;财政收入增速在房地产市场活跃度降低后再次下降;市场需求持续低迷、产能过剩情况下,工业投资受结构所累,连续 7个月低于固定资产投资;上半年新开工项目投资增速低于全省投资增速达 11.4个百分点;企业经营中用工量减少、拖欠货款等现象出现范围有所扩大。

附图 1 : 2011 年来河南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增速波动情况

关于当前经济形势,李克强总理指出,虽然当前经济增速有所趋缓,但总体仍在合理区间。“我们的主线还是转变发展方式,我们的着力点还是调整经济结构,我们的目的还是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来实现中国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发展,这才能给市场一个稳定的预期。”

图 7 2008~ 2013年 6月河南货物周转量和 gdp增速比较(货物周转量左轴、 gdp右轴)

世界及全国经济继续下行,外围环境仍然偏紧。 从世界范围看,三大发达经济体除美国复苏进程较稳定外,欧共体和日本整体仍处衰退中。欧债危机缠绵不去的同时,美国 qe3(第三批量化宽松措施 )的退出计划又给世界金融体系稳定带来新的冲击风险,影响世界经济复苏的风险性因素未见减少,我国外需前景不乐观, 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简称中采 pmi,下同)中新出口订单指数连续三个月低于 50%的情况,很可能继续发展;从全国经济运行看,主要经济指标增速继续缓慢回落,对河南经济的需求拉动作用持续减弱。全国 gdp增速上半年降至 7.6%,较一季度回落 0.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较一季度回落 0.2个百分点,降至 9.3%;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名义增长 20.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 20.1%),增速比一季度回落 0.8个百分点。 6月份,中采 pmi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连续 3个月下降,从市场主体的心理角度显示出当前制造业生产活动的低迷状态。

从技术分析角度看,不断加快的工业生产、固定资产投资走低势头,短期内难有大的改观。 上半年河南产出、投资以及消费三大经济主要支撑力量中,只有社会消费保持了较为稳定的增长势头,产出和投资均呈加快走低势头。三指标的走向差异,主要体现半年距年增长率和平滑增长率之间的差距变化上(半年距年增长率高于平滑增长率提示指标未来增速上行的可能较大,反之则未来增速可能下降)。 1月河南规模以上工业的半年距年增长率还高于平滑增长率 0.6个百分点, 6月却低于平滑增速达 4个百分点; 1月固定资产投资两指标差距为 3.3个百分点, 6月为 -1.6个百分点; 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指标差距为 -1.5个百分点, 6月为 0.1个百分点。基于产出和投资在我省 gdp中占较大比重,未来河南 gdp增速回落的可能性加大。

4 月 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要求继续做好人感染 h7n9禽流感防控工作;

图 4 2011~ 2013年 6月河南价格运行指数景气走势

中长期贷款总体维持 2012年 5月以来的上行走势。 从历史数据看,当经济运行处于非过热的低速或常态发展时,银行信贷特别是中长期贷款由于不用承担反向调节的调控任务,因而大多和 gdp保持同向运动(如图 9中 2009年和 gdp的同步上行状态);反之则很难表现出较高的同步性(如图 9中 2011年河南 gdp增速波动上行时中长期贷款增速的持续下降)。 2012年以来,在国家谨慎放松流动性和我省强力推进中原经济区建设两大正能量叠加影响下,我省中长期贷款自 2012年二季度起,基本保持了稳定上行状态,即使在今年 5、 6月份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增速下降情况下,河南中长期贷款仍能够稳定上行,实属难能可贵(附图 3)。从而证明了我省各项重大项目的优质性。但在当前更为谨慎的信贷政策下,我省相关项目争取新的或后续信贷额度的难度增加了,为确保信贷支撑不减弱,持续增强河南经济发展后劲,必须采取有效措施。

河南工业生产将持续受自身结构制约和去产能政策的影响。 当前,全国经济增速虽有趋缓,但运行态势仍较平稳,增长水平还在国家调控的正常区间内,国家不会出台新的刺激政策,着力点将主要放在现有政策的落实上;未来,在经济运行触及“上下限”采取措施时,将在尽量结合“调结构、促改革”中长期措施的原则下进行。国家即便出台“稳增长”政策,其力度和投向也不可能如 2008年的政策那么大和广。“调结构、促改革”将始终是经济运行调节工作的主线。对于结构偏重的河南工业而言,较长时期内过剩产能的调整影响有可能成为常态。

7 月 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审计后整改工作,研究激活财政存量资金,通过《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条例(草案)》;

3 月 18日,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研究推进政府职能转变事项,重点是抓紧把政府职能转变的各项任务落到实处;

图 8 2008~ 2013年 6月河南工业用电量和 gdp增速比较(工业用电左轴、 gdp右轴)

全国经济“上下限”之间的波动容忍度提高。 年初以来,各方面改革措施密集推出的背景,是中央基于中国经济不改革就无法实现真正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判断。在 2012年底,时任副总理的李克强在 11月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和 12月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调研座谈会上就已明确提出,中国今后“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发展只能通过获取“改革红利”才能实现。今年以来,李克强总理在出席会议和进行调研时也多次强调改革在当前工作中的首要地位。即使二季度全国主要经济数据低于市场预期时,李克强总理也明确提出不能因经济指标一时变化改变政策取向。

4 月 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安排进一步做好四川芦山抗震救灾工作,把损失减少到最小程度,决定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推进政府职能转变;

5 月 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 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决定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要求在行政体制、财税、金融、投融资、价格、民生、统筹城乡、农业农村、科技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方面取得突破;

7 月 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加快发展节能环保产业,促进信息消费,拉动国内有效需求,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7 月 16日,在中南海召开的经济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全面而明晰地给出了今年政府经济运行调节的几条原则,即:我国经济已步入新的发展阶段,必须更加注重依靠转型升级;宏观调控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避免经济大起大落,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其“下限”就是稳增长、保就业,“上限”就是防范通货膨胀;当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内,要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以调结构为着力点,释放改革红利,更好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和自我调节的作用,增强经济发展活力和后劲;当经济运行逼近上下限时,宏观政策要侧重稳增长或防通胀,与调结构、促改革的中长期措施相结合,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

工业生产和信贷景气曲线明显下行的影响,致使上半年河南经济景气曲线继续回落,而省内需求降幅趋缓、物价景气低位平行整理的支撑作用,又使指数下行走势初步显露出些许缓和的迹象 (图 1)。

工业用电量回落势头有所减弱,但持续改善的基础欠缺。 由图 8可知,我省工业用电量同 gdp增速具有较高的相关性和同步性,每一次 gdp增速的波动,都伴随着工业用电增速更大幅度的同向变化,这是由我省电耗偏高、结构偏重的工业现状所决定的,同时还与政策调控有关。用电量以重工业为主,而既定政策方向是抑制高耗能行业的发展。自 2012年 10月起至今年 6月份,我省工业用电平滑增速经历了一个以 0值为中点、较为完整的类正弦型波动(图 8方框中部分),而同期的 gdp累计增速也出现了一个回落再持平的过程( 2012年 4季度、今年 1季度、 2季度 gdp累计增速分别为 10.1%、 8.4%、 8.4%),两曲线走势较为匹配。然而,上半年全国经济增速持续回落,我省工业生产形势不容乐观,目前工业用电弱改善状态缺少持续的基础,未来工业生产对 gdp的支撑可能出现弱化。

5 月 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加强婴幼儿奶粉质量安全工作,围绕转变政府职能通过一批法律修正案草案和废止、修改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

图 6 2008~ 2013年 6月河南“克强”指数和河南生产总值增速比较

4 月 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开展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工作;

6 月 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政策措施,决定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等事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