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半个小时啊

当前位置 :主页 > 面膜 >
就半个小时啊
* 来源 :http://www.bbysd001.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7-18 22:07

令人惊叹,一个黑影,居然从下午4点进入酒店,“闲逛”了整整4个小时,晚上8点多,莫先生一家前脚刚离开,他后脚就从露台那扇门进入(离开前,莫先生没有反锁这道门)。

这家酒店,俨然就是一个园林。这一家子,要了一个套间。当天下榻之后,莫先生一家开心地玩了一天。晚上8点,先回客房,然后出门用餐,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回房——高昂的游兴戛然而止!

时值清明小长假,案发酒店周边游客密集,加上作案时间为晚上,监控跟到玉古路后条件较差,侦查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仅仅十几分钟后,这个黑影竟然已经出现在了两公里外玉古路上的一家手机通讯器材售卖店内!

秦某说,他也怕再这么沉迷下去,自己输得更多,可是管不住自己。秦某被抓后,他的家人赶到了羁押地,希望能与他见一面。

在随后的十余天里,景区警方共调集了周边五十几处的监控视频,通过大范围的路面排摸,终于发现了辽宁盘锦籍男子秦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虽然工作不错,但经常需要加班,很累的。”秦某如是说。工作之余,秦某经常选择单独外出旅游散心,但是几乎每次单独外出散心时,他都要去当地的高档酒店转一圈,而且一趟下来总有些“收获”。顺便说一下,秦某一般只住房费一两百的普通宾馆。

西湖景区警方非常重视这起案件。经过艰苦侦查,案件终于告破。这个小偷,先前还在外地的高档酒店行窃,是个老手。

首先,他供职于老家一家油田,是一个技术员,年薪9万多元。“他老家的房价是4000多元一平方,应该说他的收入在当地是中上等。”办案民警说,秦某有一个漂亮老婆,一个可爱女儿,日子够滋润了。

秦某与老婆见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婆,我们离婚吧!”随之,就是撕心裂肺的痛哭。

案件发生之后,针对今后安全防范,酒店方面和警方已经有过沟通。

春天的西湖,四海宾客如约纷至沓来。莫先生就是如此,清明节那天,他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踏春。

景区警方则给出了两点防范建议。第一,类似露台门这种,是不是可以设计成进门后自动上锁的那种款式。第二,高档酒店入住的大都是经济实力比较雄厚的个人,而对高档酒店会比较信任。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会把贵重物品放在房间里,而人离开。希望酒店方面能有个善意提醒,而住店客人也不妨多留心一点,多小心一些。

哦,还很可能是老手!一是因为他进入客房之后,先行反锁了前面的房门,还挂出了“请勿打扰”的示意牌!二是他虽然进入酒店4个小时之久,却时不时躲在暗角或者绿化茂密之处,不引人注目。

“不可思议,住在这么高档的酒店里,东西也会被偷。”案发当晚,莫先生对自己房间被盗的事实难以理解。他说,失窃的劳力士手表是今年过年在国外刚买的,没带几天,就这么被偷了。光这块表,就要5万多元。加上一起失窃的苹果5s手机、ipad mini平板电脑以及若干外币和现金,总共损失了7万多元的财物。

首先,酒店方面表示,今后要加强酒店内安保人员的巡逻密度。这一点,倒是和不少住店客人的说法切合,酒店内很安静,较少看到服务员。高档酒店的安静感和安全感如何兼顾,确实值得思考。

一位住过的客人说,这家酒店上下电梯要刷房卡。“进入客房区域,还有一道门要刷卡。酒店里曲曲折折的,不熟悉的话要迷路的。”

房间进贼了!劳力士手表、苹果手机、平板电脑、现金……全没了。就半个小时啊,损失了7万多元的财物!

莫先生的拎包和钱包几乎被掏空,丢在客房里。这两只包,其实也值好几万。

酒店客房分成几等,莫先生的客房原价1万多元一天,他享受了折扣,但房价依然要好几千元。

“那天,我是收了一部苹果5s手机和一个ipad mini平板电脑,来卖的那人说是别人抵债给他的,我也没多想。”手机店老板黄某说,手机和平板电脑一共给了那人2000块钱左右。

这次,被他偷走的那块劳力士手表以三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沈阳一家二手奢侈品店,所得赃款一部分还了朋友,还有一部分则继续投注到了的彩票游戏当中。

在被押解回杭的途中,秦某多次请求办案民警将自己目前的情况和所处位置用短信的方式发送给自己的家人,请家人放心。

“这个案子涉案价值较高,且发生在知名酒店内,对西湖景区的旅游安全文明印象十分不利。”景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教导员朱青说。

莫先生向景区警方报警。景区警方迅速介入调查,第一时间先把酒店各个区域的监控录像都调了出来。

仅仅几分钟之后,他就得手走人了,赃物就塞在衣裤宽大的口袋里。

莫先生是成功人士,在广州一家数码产品公司当老总。难得有空陪家人,他特意选了西湖景区杨公堤附近一家高档酒店。

独门独院的套间,通往露台处有门,露台上,水池、草坪、长廊……风景尽收眼底。

这家高档酒店位于西湖景区核心处,有50多间客房。酒店一面临湖,一面临路,从外面看,看不出啥名堂,一旦进入,亭台楼阁,处处是景。

现已查到,2013年,他还去过千岛湖和海南的高档酒店作案。“这次来杭州,我主要是散心的,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嫌疑人秦某说。

他说,自己从去年12月开始在盘锦当地的玩一些彩票游戏,每次投注两百元,基本上一玩就是一天,几个月下来,已经输了五六万。“这些钱有部分是问朋友借的,都没敢告诉老婆。”

其次,酒店方面表示,会对酒店内出现的陌生面孔多询问一下。比如,这样的方式:您好,请问您是哪个房间的,需要帮忙吗?这一点,有住店客人提到,酒店水域与西湖相通,坐船可到。另外,酒店各类门和道路较多,如何更安全地值守,值得思考。

这位客人还说,整个酒店里不太看得到人,蛮安静的,适合度假。不过,酒店里的饭店是对外营业的,因此饭店这块区域相对要热闹一点。

秦某“专业”到什么地步呢?莫先生一家傍晚回酒店时,秦某就盯上了。6点左右,莫先生走出露台欣赏风景,秦某就站在他对面的长廊处观察动静。他居然注意到,莫先生回客房时,没有反锁通往露台的玻璃门。两个小时之后,莫先生一家离开客房去吃饭,也没有记得去反锁那道玻璃门。然而,秦某却看得清清楚楚。他一看客房灯灭,迅速爬上露台,随即开门入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