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国说道

当前位置 :主页 > 面膜 >
王世国说道
* 来源 :http://www.bbysd001.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7-19 21:54

而在记者尝试了解当前土地发包中的租金制定、收取等具体情况时,出现了上述隋元亮以 “无权奉告”为由离去的一幕。

这位与农场并无太多利益关系的老人的态度,虽一度让在场人士尴尬,但却与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中多位相关人士颇为相似,地租似乎是大家都不愿主动提及的一个敏感词汇。

(责任编辑:西西)

“年年在涨,要想了解真实情况,你还是找种地的老百姓。”5月25日,得知记者的意图后,一位二九一场部工作人员向记者建议。

“我没有责任向你汇报,这属于内部资料,我无权奉告。”隋元亮在做出如是解释后,起身离去。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彭斐 彭小东责任编辑:nf037

而就在近期,北大荒董秘史晓丹表示,公司提高土地承包费一事程序合规:“我们是经过省人大授权、农垦企业职工代表大会表决通过的。”

作为二九一农场老政研室主任,在介绍隋元亮时,宣传部长周景文将他称作政策研究方面的 “活字典”,已内退的他,现在并无职务。

“企业也要生存,地租要交给上市公司。”作为公司员工,北大荒某作业站负责人则表示,对于地租的制定标准及流程,“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农场给我们定下一个价格。”

“是农场给出一个价格,我们就只管到场部签字,对于里面的具体条款、制定标准,根本来不及细看。”王世国说道。今年已是罗元智在新华农场种地的第30个年头,上一次看到土地承包文件是2008年,如今,他甚至不知道谁是职工代表。

周景文的一句话,印证了王世国的说法:“土地承包不用问农民,直接问政研室就行了。”

“合同每年都看,但看不清内容。”谈到租地流程,王世国表示,每年3月底的合同签订,只是一个流程,合同都要放在场部。

下一篇:没有了